凉宫春日的轮回困境

开始之前我们先讲个故事,发生在「凉宫春日的忧郁」中的「漫无止境的八月」事件。

凉宫春日召集大家一起参与 SOS 团的夏日活动,从盂兰盆节到捉蝉大赛、真正的烟火大会、兼职、卡拉 OK、钓虾虎鱼大赛等等,直到 8 月 30 号开学前的倒数第二天为止,连续两周每天都奔波在各种活动之间。8 月 30 号活动结束之后,春日终于完成了之前计划的课题表上的所有活动,略带失望并用安慰自己的语气跟大家说,夏天活动到此结束了,后天学校的活动室见。

可是春日并没有满足,她还带着遗憾,这份遗憾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了世界的时间流向,时间又回到了夏日活动开始前的那个下午,无尽的八月来临了。在之后的每次轮回中,男主阿虚都会有一种既视感,感觉眼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好像曾经发生过,对重复了无数次的过去还保留了一些残缺的记忆。其实 SOS 团的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终于他们共同确认了这件事情的异常,并在不会损失记忆的长门口中得知,已经经历了 15000+ 次循环。

得知这一情况后,他们也确认了异常的缘由是春日对夏日活动的结束并不满足,从内心里希望夏日活动还能够继续,所以最后的问题的关键点就变成了在最后分别的时候,不要轻易地让春日宣布活动结束并回家,这样带着遗憾的春日势必会造成世界的再次轮回。但截止到这次事件的第四话,男主还是没有足够的行动去拦住春日,这样的轮回又在继续进行着……

作为观众这个时候会感觉好气,为什么阿虚不勇敢地拦下春日,为什么一次次地意识到自己身处轮回,又一次次地让循环继续,甚至在 8 月 31 号的晚上,知道轮回将会发生的阿虚,将解决这个麻烦的责任,丢给了下一个轮回的自己。其实与我们观众连续看了三四遍重复的故事不同,阿虚被重置的不单是记忆,想做出改变的心情也被重置了,总是想抛给以后的自己去解决,那以后的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在这个过程中,抛去残缺的既视感不谈,阿虚并不存在经验的积累。换句话说,不管经历多少次轮回,事情的结果也不会改变。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特别像很多人在重复的日常。你会发现你的很多计划、实施和成果,它们的发展路线都极其相似,有一种既视感。突发奇想去列了个计划,兴致勃勃地实施了个开头,放置一段时间后不了了之,最终的成果可有可无。很多时候你也会反思,就像「八月事件」中的阿虚发现了自己身处轮回一样,你也做出了一点努力想去改变,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虽然你经历了很多次这样的事件,但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教训并没有沉淀积累成经验,你没有去分析过失败的原因,尝试去改变它,又或者你分析过并尝试改变,但又轻易地放弃了。前者只是重复了失败,而后者更会打击人的自信心。

这种情况下,如何破局呢?我认为没有办法。这样说未免显得太悲观,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适用的,事实上很多人也在一生中不断地重复着发生过的事情而已,根本无力做出改变。又或者一个需要走出 100 步的目标,你踏出 10 步或者 50 步,和踏出 0 步对结果来说并没有区别。甚至不会产生积累,下一次依然是从 0 开始。人们只是在傻傻地经历困局的轮回吗?并不是,但这样更可怕。你可能越来越多地容易发现自己认识到又走入了熟悉的死局,却无力改变结果。我们很多人都会想做个普通人就足够了。然而,我觉得有能力在想改变时做出改变,但又知足于平凡地生活的人,才是普通。而无力对抗自己的性格,被生活牵着转圈的人,只是平庸。平庸的人无法打破这种轮回困境,他们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即使有时候梦想成真,那只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巧合,至少这个结果并非是他们自身引导而来的。

不过其实把话说的这么死,只是为了说明这个情况的普适性之巨,它依然是可以有例外的。对于完成一件事情,不能寄希望于完成了一部分的成就感来自我满足或道德许可。只有坚持地做出足够的改变,并且功利地拿到成果之后,才能证明你前面努力的价值。为了达到目标,甚至需要你去改变自己的性格。古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古往今来,又有哪个智者的成就是唾手可得的呢?

总的来说,做出努力、意识到困境都对结果而言没有太大关联,随便一个只要是认字的人,都可以为了造飞机的梦想去做出努力,去看两本相关的书甚至视频,甚至我可以说看本书就是为了移民火星做努力,但做出努力和做出成果又有多少关联呢?看得到的产出才是关键。即使我现在这样反思,又难保下次我会又想一篇类似的文章。写这篇文章是为了理清思路,而不是彰显自己意识到了「意识到困局」是没用的,也许意识到「意识到困局」也一样没有作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