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ings

2018 年还没有沉淀什么就很快过去了,个人生活上也经历了比较重大的变动。

这一年在技术上感觉没有什么真正的积累,但这样说并不是指技术在原地踏步,这一年从一个「什么都可以尝试做」的前端,变成了一个「什么都可以 Hold 住」的前端。可问题就在于,知道的越多,越感到自己的无知,想学的太多太多,可有时间有精力学的却没多少。最终越学越浮躁,找不到方向,所以也没有特别深入的技术点。

我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技术,而不只是前端,前端只是我的职业。作为一名技术人,一位工程师,在技术发展上我会有侧重点,但不会给自己设壁垒。本身我就是硬件出身,在大学的时候天天跑实验室折腾过两三年的嵌入式。所以我觉得为了实现一个产品,一个目标,遇到什么不会就学什么,这样才是正确的学习姿势。

但反过来就有一问,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想全面发展的话,是不是就会没有深度?想以一抵十的话,是不是就会束手束脚,无法切中要害?我觉得非也。

Read more »

记得那天爷爷是你最爱背着我
走在乡间小路买糖果
你不会说童话故事也不会唱歌
我却是幸福的一个

记得那天你看电视陪我做功课
我很怀念房间的摆设
你还教我要有积蓄才有好生活
快乐是对自己的承诺

我已经坚强的长大
不再是小娃娃
今天在远方的你看见吗

我经历爱情的伤疤
一个人回家
寂寞而漂亮的烟花你看得见吗

我不知道是为了生活才每天工作
还是为了工作而生活
那天冬天你的视线越来越虚弱
直到孤独的离开了我

我已经坚强的长大
不再是小娃娃
今天在远方的你看得见吗

我经历爱情的伤疤
一个人回家
寂寞而漂亮的烟花你看见吗

我已经坚强的长大
因为你的话
今天在远方的你看得见吗

我经历爱情的伤疤
一个人回家
寂寞而漂亮的烟花你看见吗

记得那天爷爷是你最爱背着我
我有味道最甜的糖果

怀念外公

上一次下象棋,大约在二〇一六年的春天,在院子里跟外公排兵布阵,那局我赢了,却也是我最后一次下棋。

打小就喜欢下棋,在家里跟老爸下的时候,他总让我车马炮三个子,即使如此我也很少赢。每一放长假,我就会到外婆家去住。外公下棋非常厉害,听说早些年的时候,乡里的领导还把外公请过去下棋,可谓是声名在外,村里的老头们也没人能下得过外公。外公在我心里犹如战神一般的存在,我也很喜欢跟外公下棋,一有空就会跑到院子里把挂在木架上的一兜象棋取下来,在地上铺好棋盘摆好棋子,求外公跟我下棋。关于棋子也有个趣事,外公家 的棋子有些年代了,在院子里也是风吹雨淋,但后来不知哪天就不见了。没有棋下让我非常手痒,我就跟我妈说把我家的棋带到外公家,反正我爸平时也不下棋。就这样把我爸的棋偷偷带到了老家,后来让他知道后,又好气又好笑地没少数落我。

跟外公下棋,我是屡战屡败。小学时我的棋技已经足够娴熟,不会像初学者一样犯低级的走位失误,但外公总能在三两步间钳制住我造成两难局面,让我不得不断腕求生,惨失大将。即使这样,不下到最后一子,我也从没放弃过,并不会因为外公的大将比我多,就直接弃局。后来我发现外公在有些情况下甚至会主动跟我换子,因为在双方将子都不全情况下,他对大将的处理比我要好的多。

跟外公下棋,我的最佳战绩就是打个平手,但我依然屡败屡战。所以平日的目标是,即使我大将比你少,我也不一定能被你将死。然而,无数盘棋下来,外公让我见识了形形色色的残局进攻策略,各种马后炮、双炮、卧槽(马左三将军的一个位置)、过河卒等等战术层出不穷,尤其是对己方老将和过河卒的灵活使用让我猝不及防。

村子里的人过来串门,经常能看到外公和我下棋,他们就站在一边看,慢慢连村里的人也公认我下棋有术,虽然我从未赢过外公。记得有一次在家门口的空旷地,村里的一个老头喊我把象棋拿出来跟我切磋切磋。我很兴奋地去拿了棋过来,心想这是我扬名立万的好机会。经过一番持久的角逐,我真的赢了,从此在村里我就又成了“下棋赢过某某老头”的人。

后来上了高中以及大学,假期变长却也变少了,我回老家的次数也少了。而我爸完全是在我小的时候抱着虐菜的心理才跟我下棋,感受不到虐菜的快乐后,就很少愿意跟我下棋。但每次寒暑假我回老家,都一定会跟外公下棋。一五年的时候,外公被查出骨髓癌,从山上下来到我家住,那个时候我大学还没毕业。外公在那一年接受了很多化疗,人瘦了很多也虚弱了很多。一六年初,我考研结束(放弃)后就去医院陪着照看外公。外公这辈子爱好不多,无非听戏、下棋,那时候我从电脑上搜集了不少河洛套子、豫剧名曲等戏曲,带去医院给外公听。在医院时,中午吃完饭就带外公到医院的小广场上晒会儿太阳,听听戏曲儿。

我一直没想起来下棋。后来不知道哪天灵机一动——既然有这么多空闲时间,何不再陪外公下两盘棋呢?不过医院不大方便,化疗也是周期性的,等到那个疗程结束回到我家,我就把家里的象棋拿出来跟外公下。几个回合下来,我明显感觉到外公的思考时间和细节处理比以前都差了太多,甚至几次走位失误被我意外地白吃了大将。眼看着就要赢外公了,我心里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就这样下着下着眼睛湿润,鼻子也有点酸了,我便以多名大将的优势草草地结束了战斗,挤起笑容跟外公说我赢了,你这局棋下的太不小心了。外公也哈哈着说,现在下的不行了,回屋休息会儿。外公化疗用的很多药物,对人的身体都有永久性的损伤,有些会导致记忆力下降,有的则会导致耳朵聋等,下棋水平下滑也跟这个有关。

从那之后我就没再提过下棋,怕打破外公心里那份骄傲,也没有能跟我下棋的人了

开始之前我们先讲个故事,发生在「凉宫春日的忧郁」中的「漫无止境的八月」事件。

凉宫春日召集大家一起参与 SOS 团的夏日活动,从盂兰盆节到捉蝉大赛、真正的烟火大会、兼职、卡拉 OK、钓虾虎鱼大赛等等,直到 8 月 30 号开学前的倒数第二天为止,连续两周每天都奔波在各种活动之间。8 月 30 号活动结束之后,春日终于完成了之前计划的课题表上的所有活动,略带失望并用安慰自己的语气跟大家说,夏天活动到此结束了,后天学校的活动室见。

可是春日并没有满足,她还带着遗憾,这份遗憾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了世界的时间流向,时间又回到了夏日活动开始前的那个下午,无尽的八月来临了。在之后的每次轮回中,男主阿虚都会有一种既视感,感觉眼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好像曾经发生过,对重复了无数次的过去还保留了一些残缺的记忆。其实 SOS 团的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终于他们共同确认了这件事情的异常,并在不会损失记忆的长门口中得知,已经经历了 15000+ 次循环。

得知这一情况后,他们也确认了异常的缘由是春日对夏日活动的结束并不满足,从内心里希望夏日活动还能够继续,所以最后的问题的关键点就变成了在最后分别的时候,不要轻易地让春日宣布活动结束并回家,这样带着遗憾的春日势必会造成世界的再次轮回。但截止到这次事件的第四话,男主还是没有足够的行动去拦住春日,这样的轮回又在继续进行着……

作为观众这个时候会感觉好气,为什么阿虚不勇敢地拦下春日,为什么一次次地意识到自己身处轮回,又一次次地让循环继续,甚至在 8 月 31 号的晚上,知道轮回将会发生的阿虚,将解决这个麻烦的责任,丢给了下一个轮回的自己。其实与我们观众连续看了三四遍重复的故事不同,阿虚被重置的不单是记忆,想做出改变的心情也被重置了,总是想抛给以后的自己去解决,那以后的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在这个过程中,抛去残缺的既视感不谈,阿虚并不存在经验的积累。换句话说,不管经历多少次轮回,事情的结果也不会改变。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特别像很多人在重复的日常。你会发现你的很多计划、实施和成果,它们的发展路线都极其相似,有一种既视感。突发奇想去列了个计划,兴致勃勃地实施了个开头,放置一段时间后不了了之,最终的成果可有可无。很多时候你也会反思,就像「八月事件」中的阿虚发现了自己身处轮回一样,你也做出了一点努力想去改变,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虽然你经历了很多次这样的事件,但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教训并没有沉淀积累成经验,你没有去分析过失败的原因,尝试去改变它,又或者你分析过并尝试改变,但又轻易地放弃了。前者只是重复了失败,而后者更会打击人的自信心。

这种情况下,如何破局呢?我认为没有办法。这样说未免显得太悲观,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适用的,事实上很多人也在一生中不断地重复着发生过的事情而已,根本无力做出改变。又或者一个需要走出 100 步的目标,你踏出 10 步或者 50 步,和踏出 0 步对结果来说并没有区别。甚至不会产生积累,下一次依然是从 0 开始。人们只是在傻傻地经历困局的轮回吗?并不是,但这样更可怕。你可能越来越多地容易发现自己认识到又走入了熟悉的死局,却无力改变结果。我们很多人都会想做个普通人就足够了。然而,我觉得有能力在想改变时做出改变,但又知足于平凡地生活的人,才是普通。而无力对抗自己的性格,被生活牵着转圈的人,只是平庸。平庸的人无法打破这种轮回困境,他们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即使有时候梦想成真,那只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巧合,至少这个结果并非是他们自身引导而来的。

不过其实把话说的这么死,只是为了说明这个情况的普适性之巨,它依然是可以有例外的。对于完成一件事情,不能寄希望于完成了一部分的成就感来自我满足或道德许可。只有坚持地做出足够的改变,并且功利地拿到成果之后,才能证明你前面努力的价值。为了达到目标,甚至需要你去改变自己的性格。古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古往今来,又有哪个智者的成就是唾手可得的呢?

总的来说,做出努力、意识到困境都对结果而言没有太大关联,随便一个只要是认字的人,都可以为了造飞机的梦想去做出努力,去看两本相关的书甚至视频,甚至我可以说看本书就是为了移民火星做努力,但做出努力和做出成果又有多少关联呢?看得到的产出才是关键。即使我现在这样反思,又难保下次我会又想一篇类似的文章。写这篇文章是为了理清思路,而不是彰显自己意识到了「意识到困局」是没用的,也许意识到「意识到困局」也一样没有作用呢?

以前总觉得,设计就那么回事儿 ,又自信的认为我的审美没有顶尖也是一流了,所以我喜欢设计,但“喜欢”了这么久,从来没真正的入坑过,所以对设计的喜爱至少比不上编程。

最近初学Android想找个项目练手,自己准备做的项目当时还没构思完成,刚好学弟今年毕业,做的毕业设计简单来说是控制电机的,所以我就“毛遂自荐”的帮学弟做一个手机端的蓝牙控制&反馈的App。

Read more »

睁开眼睛,看着身后黑乎乎的窗口,沉沉一声叹息,他渴望窗外
他叫 hello, world ,但他从来没见过世界
都是时臣的错,他想

每年到 9 月初时他人气最高,平均每天被调用 36829 次
那是他最得意的时候,逢人便问:”hello, world“
隔着屏幕那个人类笑的可真难看,他想笑

但他的内心无比寂寞
因为他始终忘不了外面的世界
他想看看那个他打了无数次招呼的老朋友究竟长什么样

某日,他梦到自己被拆成一堆 0011 的序列组合,不由一惊,吓醒了
这一醒不得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长串 01 组合,正穿梭在一根粗粗的总线上
慌乱惊吓之下,他晕了过去

Read more »

马俐:陆壵,我想你
陆壵:我爱你
马俐:我也爱你

开篇对白并非如你看到这般完美,分开多年以后,陆壵和马俐当年这对儿关系铁的过分的哥们儿,再见也没了当年的熟稔。然而当马俐一个电话把陆壵叫到跟前,雨打梨花一般向陆壵诉说六年独居国外的困苦时,陆壵动情又难得勇敢的说了 “我爱你”。我相信这时陆壵的心里早已忘了什么叫畏缩,与他向马俐承诺的 “30岁约定” 亦形成鲜明对比。然而画面一转,旁边围满人群,“悲戚”的马俐击掌欢呼——原来这只是马俐的捉弄,一如大学 4 年发生过无数次那样。

大学开学军训时,陆壵遇上了童年挚友马俐,从此大学 4 年形影相随,马俐是校花,热情而洒脱,而陆壵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包子头矮个,默默陪伴在女神身边,在她伤心的时候给她嚼锅巴听,开心的时候当一个老实的灯泡。毕业前两人天台喝酒,马俐问陆壵:

“你陪了我 4 年,又不打算追我,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陆壵苦笑无言不敢告白,认怂地说出一番看似有理实则逃避的分析,接着承诺说:

“30 岁的时候,你还没嫁,我给你托底”

Read more »

身边人的认同,等于自身价值吗?

最近陷入了深度的自我怀疑。一直以来,我都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有自信,虽然远没到自负,但内心也是自傲的。我会觉得自己比身边的人要强,而且即使现在我不如别人,不远的将来也会超过他们,将他们甩在身后。

Read more »